• 书架
  • 登录

第20章 装神秘

  • 作者:王小六
  • 类别:都市
  • 更新时间:2020-04-07
  • 本章字数:2333

陈阳瞅着车内的齐天鹤,想了想便也坐了进去。

车子缓缓开动,在一家小饭店前停了下来。

“本想请你吃饭,可这饭也没有吃好,不介意再陪我这老头子喝两杯吧?”

“当然不介意!”

陈阳耸肩,便与齐天鹤和柯文龙一起走下了车子。

坐在一个小包厢内随意的点了一些小菜。

齐天鹤端起酒杯:“这杯酒,敬你救了我!”

“这酒得喝!”陈阳耸肩一笑。

一杯落下,齐天鹤又端起一杯:“这杯,为刚刚的事情给你道歉。”

“道歉?”陈阳挑眉:“此话怎样说?”

“道歉有二,一是本想借着宴会跟你喝两杯,却不曾想发生那样的事情,二呢则是因为我只是让事情暂时平息下来,却没有真正的帮到你!”

齐天鹤说完,便将酒喝了下去。

陈阳手指在酒杯口边缘摸索了两下,旋即笑道:“其实你大可以不用道歉的。这些都不怪你!”

“但我觉着很有必要跟你解释一下!”

齐天鹤放下酒杯笑道:“之所以没有真正的帮你,是因为我不想把事情激化的太严重,毕竟你还要在天龙市生活的,一旦将那两个家族得罪的太死,会让你陷入险境。”

“恐怕他们现在就已经开始在调查我了!”陈阳笑道。

齐天鹤点头: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但他们不会调查到太多有用的信息,加上我最后跟南宫家主说的那些话,足以让你保持一段时间的神秘感,这段时间里你是安全的。”

陈阳端起酒杯:“那我是不是得谢谢你?”

齐天鹤摇头:“不,这算是我一点点的报答吧。至于第三杯酒我不与你喝。”

“哦?”陈阳疑惑问道:“这话又怎么讲?”

“这顿酒只是一个开头,我希望有朝一日能在北都请你完整的喝一次酒。”齐天鹤说罢,便拿起了筷子。

陈阳笑了笑,独自将酒饮下,边吃边说道:“看来你在北都还真的有些实力。”

单从今天在宴会上,所有人对齐天鹤的态度便可以看出,这位‘齐老’绝对是一位手眼通天的存在!

齐天鹤微微一笑:“怎么?对我突然有兴趣了?我之前说的你可以跟着我干,你现在依旧可以考虑一下。”

“你想多了,我只是有些想不通你这么大个人物为什么会出现在天龙市罢了。”陈阳笑道。

齐天鹤眯了一下眼睛:“其实天龙市远比任何人想的都要复杂。”

“我其实挺喜欢跟你聊天的,起码能让我知道一些之前不知道的事情。”陈阳颇感兴趣的说道。

齐天鹤往前凑了一下身子:“天龙市有宝!”

“宝从何来?”陈阳问道。

“这个就得你慢慢去摸索了,这个宝可不单指其中某一个东西。反正你就要在这里久留嘛,慢慢都会接触到的!”

陈阳闻言笑了笑:“我喜欢跟你聊天,但却又很讨厌你这股子装神秘的劲儿!”

“知足吧,齐老可不会随便跟一些人说这些。”一旁的柯文龙沉声说道。

“随便咯!”

陈阳此番回来,在天龙市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呢。

“嗯,酒足饭饱,也差不多该回去休息了。”

齐天鹤起身,又问道:“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吗?”

“暂时还没想到,不过也许过几天会有。到时候我会给你打电话!”

“你的事情恐怕不是什么小事,倒不如现在说一说!”齐天鹤笑道。

陈阳想了想:“是帮我找一个人,但具体要不要找,我还不能确定!”

说完,陈阳迈步朝着外面走去。

到了门口顿下脚步:“谢谢你的晚餐,到了北都,第三杯酒我会去找你讨回!”

“这小子。”

齐天鹤意味深长的一笑,看了看柯文龙:“南宫家族和林家一定会调查他。”

“您的意思是,咱们也调查一下?”柯文龙皱眉问道。

“查查呗,其实我对这小家伙挺感兴趣的,我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,有朝一日,我和他一定还会见面。”

齐天鹤说完,便也朝着外面走去。

夜幕下,三人的身影渐渐消失不见。

……

陈阳从路边打了个车,径直回到了医馆。

门还未修好,只是简单的挡在了门口的位置。

轻轻推开,本想着夜已深,梦瑶肯定睡下了。

可是没想到,一进去便瞧见了她。

木桌上摆着两盘菜一碗米饭,而梦瑶则是坐在一侧,玉手托着下巴已经睡着了。

陈阳咧嘴一笑:“看来家里有个女人还是不错的,起码回来还能看见煮好的饭菜。”

摸了摸下巴,走到梦瑶的旁边推了推她:“醒醒!”

梦瑶迷迷瞪瞪的从睡梦中清醒过来,揉了揉惺忪的眸子:“你回来了?饭菜肯定凉了,我去给你热热吧。”

“不用了,我已经从外面吃过了!”

陈阳按下梦瑶的玉手,戏虐的笑道:“这里我来收拾,你去给我放洗澡水,然后暖床吧!”

“啊?”

梦瑶忽的愣了一下,旋即娇眸一横:“你个流氓!给你留着饭菜已经很给你面子了,还想我给你暖床?”

“这不该是你做的吗?”

陈阳玩味的笑道:“你看那古代的妻子,不都是在家做好饭菜,等着丈夫回来吃完,服侍洗澡睡觉的吗?”

“古代?妻子?丈夫?”

梦瑶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:“第一,这是现代,男女平等,第二我不是你妻子,你也不是我丈夫,第三,为了避免有贼进来偷东西,你今天晚上要在这个房间睡!”

“什么?”

陈阳当即就不乐意了:“凭什么我在这个房间睡?”

“难道你想让我一个女孩儿在这里?”

梦瑶上前一步:“你是房东,我住你的房子,你有义务保护房客!”

“我……”

陈阳深呼吸一口气:“我怎么从你的语气里听出,似乎我欠你很多呢?”

“不跟你说了,熬了这么久我得回去敷个面膜,明天还得去上班呢!”

梦瑶可不想跟这厮继续纠缠下去,摆了摆手,直接冲着后院房间走去。

陈阳咧了咧嘴,“良辰美景,不该是俩人一起睡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