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书架
  • 登录

第5章 他简直就是恶魔

  • 作者:王小六
  • 类别:都市
  • 更新时间:2020-04-07
  • 本章字数:2467

牛朝天坐在办公桌后面,牛洪则是站在他旁边。

两个人看陈阳的眼神中,满是戏虐与不屑!

他们霸占的东西,从未有过再拿出来的道理。

而且还让他们父子俩在齐天鹤跟前颜面扫地!

纵然没有医典的事情,他们也会找机会教训陈阳。

陈阳瞥了一眼面前的牛氏父子,又看了看旁边的四名魁梧男子。

笑着问道:“医典呢?”

“医典和命,你只能选一个!”牛朝天玩味的笑道。

陈阳摇头:“我比较贪心!两样都要!”

“那得看你能不能为了你的贪心而付得起代价了!”

牛朝天冷哼一声,冲着那四名大汉命令道:“动静小点。”

四名大汉点头,其中两人直接探手去抓陈阳的胳膊,第三名大汉准备抬的双起陈阳的双脚,企图将陈阳禁锢住,最后一名大汉拿出一个注射器。

不难想象,注射器里的东西,纵然要不了陈阳的命,也能令他沦为牛朝天随意摆弄的东西。

看着四名大汉分工明确的开始动手。

牛洪笑道:“爸,这家伙后面怎么处理?”

“老规矩,弄成植物人,让他家里来送钱。”牛朝天得意的笑道。

“可这小子不是没有什么亲人嘛?”

牛朝天眼珠子晃动了两下:“那更简单,先教训一顿,然后卖个哪个富婆去当玩物!”

“这个不错!”牛洪眸中闪过一丝阴桀的神色。

此刻,两名大汉已经抓住了陈阳的胳膊,往后拽的同时,第三名大汉已经去抓他的双脚了。

只不过,这一下并未令他们得逞,反而还让他们吃了一惊!

看起来羸弱的陈阳,借助两个大汉架着双臂的力量猛然弹跳而起。

双脚直接踹在了第三名大汉的胸膛。

咣!

也不知那力道有多大,那大汉一跃倒飞出去,直接砸在了牛朝天的怀里。

牛朝天抬头骂街的瞬间,陈阳身子犹如鬼魅般,已然从身后两个大汉的束缚中脱离而出。

双臂灌注力量汇于拳头之上。

轰!

嗵!

两拳轰出,打在那两名大汉的胸膛,二人撞击在后面的墙壁上,发出一阵深沉的响动。

随后都捂着胸膛瘫在了地上。

那一拳打下去,就好像忽然掐住了他们的心脏一般,令他们有了很严重的窒息感。

陈阳拍了拍手,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,冲着最后一名大汉招了招手:“把你手里的东西拿过来。”

那名大汉愕然的傻在原地。

他们四人,常年替牛家父子做这种肮脏的活。

不知有多少人的小命都毁在了他们的手中。

纵然有些反抗的,也不过是几下罢了。

可如今,还没有一分钟,他的三名同伙就已经倒在了地上。

并且失去了行动的能力。

面前这个看似瘦弱的年轻人,好强!

“拿过来!”陈阳伸出了手。

陈阳脸上并无任何的神情。

可那声音,低沉,沙哑。

在众人听来,仿佛是来自地狱恶魔的声音。

令他们不由自主的心生一种浓浓的恐惧感!

大汉手指颤抖着将注射器递了过去。

陈阳接过注射器把弄了两下,冲着大汉勾了勾手指:“把手伸过来。”

大汉瞳孔猛地一缩,“你……你要做什么!”

“想必这种事情,你做了不止一次了吧,难道就不想试试这个的滋味?”陈阳挥动着注射器笑道。

“不……我不要!”

打,肯定是打不过了。

这个时候,唯一能做的,就是逃!

大汉使劲摇了摇头,直接奔着办公室外面而去。

嘎吱!

陈阳手腕一挥,注射器激射而出。

门口的一瞬间,大汉身子戛然而止,陈阳手中的注射器不偏不倚的扎进了他的后脖颈!

噗通!

大汉轰然倒地,抽搐两下便没有了动静。

陈阳扭头朝着牛家父子看了过去。

此刻的牛家父子已经起身,脸上先前洋溢着的不屑嘲讽之意,早已经荡然无存。

转而替代的,是浓浓的恐惧!

而且能够很清晰的看见,他们的腿,在抖!

陈阳坐在了他们面前的椅子上,淡淡的笑道:“医典呢?”

“陈……陈阳,你……”

“啪!”

陈阳拿起手中的一个小本子丢了过去,不偏不倚的打在了牛朝天的脸上:“把舌头捋直了再说话!”

“求求你饶了我们!”

牛朝天还没怎样呢,牛洪直接跪在了地上。

陈阳鄙视的看了一眼他,又看向了牛朝天:“把医典交出来。”

牛朝天声音颤抖的说道:“在……在柜子里。”

他颤颤巍巍的低头,很是费力的拉开了抽屉,将一本保存的很好的医典放到了桌子上。

陈阳翻了翻医典,确认是自家的那本,随后放在了自己的包里。

“早点拿出来不就可以了嘛!”陈阳笑道。

“这……这就完了?”牛朝天懵逼的问道。

难道他就只是为了医典,不为报仇?

陈阳挑眉:“还差最后一步!”

说着,他起身从包里摸出了两个药丸:“我新研制了一种药,你们父子俩帮我试试可好?”

“什么药?”牛朝天害怕的问道。

“还没有取名字,吃下去之后,大概的效果就是笑一个小时,再哭一个小时,笑的时候呢,身上会像是有一万只虫子在咬你,咬你的筋骨,内脏,至于哭的时候,会抑制你体内的泪腺,不出意外的话,眼睛里流出来的应该是血。”

“不……我们不要吃!”

牛家父子连忙摇头。

那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。

陈阳摇了摇头:“能为我试药,你们应该感到荣幸!”

抬手间一拍牛朝天的肚子,他张嘴哀嚎之际,丹药直接丢进了他的嘴里。

牛洪同样如此。

吞下药物的一刻,二人直接都倒在了地上,浑身上下青筋暴起,并且细小的毛孔中还有些血迹溢出。

陈阳看到这一幕,挠了挠头:“啧啧,效果还是差了一些,看样子,你们要比我预想的死的更快啊!”

说完,陈阳拿起包,直接朝着外面走去。

拐过走廊,朝着身后瞥了一眼,先前的西装男子猛地转身。

陈阳嘴角扬了扬,便走进了洗手间。

VIP病房内。

西装男子面色异常复杂的看着齐天鹤:“齐老,他……”

“他怎么了?”齐天鹤紧张的问道。

“他简直就像是恶魔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