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书架
  • 登录

第3章 眼神中的杀意

  • 作者:王小六
  • 类别:都市
  • 更新时间:2020-04-07
  • 本章字数:2332

牛主任上前看了看脸色渐渐恢复正常的齐老,旋即拍了拍男医生的肩膀:“这个月工资翻倍,奖金翻倍!”

“多谢牛主任!”男医生开心的点头。

牛主任笑了笑,走到了西装男子的面前:“齐老的身体目前已无大碍,不过还有些虚弱,我建议带到我们医院去修养观察几天。”

要知道,齐老几分钟前还性命垂危。

现如今被治好了。

在牛主任的意识里,是被他手下的医生给治好的。

那无疑就是立了大功。

再趁此机会,将齐老带到自家的医院,那未来得到的好处,足以让他下半辈子都可以在纸醉金迷中度过!

可是,他心里暗暗得意之时,西装男子却是看向了一侧的陈阳。

“需要到医院去修养观察吗?”

“您问他做什么,他一个过路的能懂个屁啊。”牛主任凑到跟前,直接无视了陈阳。

西装男子瞥了一眼牛主任:“如果说他是一个过路的,我的确不需要问他,可现在,他不只是一个过路的,还是救了齐老的恩人!”

“咳,咳咳咳!”

牛主任一口气没有顺上来,猛地咳嗽了几声。

愕然的开口:“他是救齐老的人?”

“是啊牛主任,因为路上的颠簸使得齐老情况加重,那时你又没有过来,而我呢根本医治不了,幸亏这位小神医出手。”男医生走过来解释道。

牛主任的面色当即变得难看起来,瞥了一眼陈阳:“你救了齐老?”

陈阳眸中闪过一抹异样的神色,这个主任,他看着有些眼熟。

与当初害他逃亡的那个主任,略有一丝的相似之处。

眼神晃动了两下:“牛朝天是你什么人?”

“我叫牛洪,牛朝天是我父亲。”牛洪眼珠子转了转:“你认识他?”

“认识,还很熟呢!”陈阳似笑非笑的说道。

“啪!”牛洪一拍手:“嗨,说了半天都还是自己人嘛!”

说着,他把陈阳拽到了一旁:“小伙子,一会儿你就说你是我们医院的人,然后让齐老去咱们医院修养,我给你保证,事成之后,我让你在医院做副主任医师!”

“你一个主任,可以任命我做副主任?”

“我任命不了,不还有我爸呢嘛,他现在可是医院的副院长!”牛洪得意的笑道。

陈阳点头:“好啊,许久不见,我也想看看你父亲是不是像当年那般意气风发!”

“妥妥的!”

牛洪说完,又走回了西装男子的跟前:“其实都是自己人,刚刚我也咨询了小神医,他说可以带到我们医院去修养的。”

西装男子想都没想,又看向了陈阳:“是这样吗?”

牛洪很尴尬。

忽然好像把陈阳的脸皮拽下来,贴在自己的脸上。

我好歹也是一个主任好不,一点面子都不给嘛!

可是想了想西装男子的身份,他又怂了!

陈阳:“可去,可不去!”

“这话怎么讲?”

“老头的毒已经排出,旧伤的确还需要治疗,你们可以去医院,我给你们开方子抓药,或者我现在写一个方子,你们拿回去自己弄。”

牛洪拽了一下陈阳的衣角,使劲冲他使了个眼神。

陈阳笑了笑,看着西装男子笑道:“如果想要尽快治好的话,除了吃药之外,我还可以给他针灸。”

“先去医院。”

西装男子点头,冲着旁边的魁梧大汉说道:“带着齐老上车。”

一众人走出了酒店。

“我来跟你们一辆车子吧,齐老刚恢复,难免路上会有其他问题,我也好帮忙照顾。”

牛洪可不会放过一丝一毫的讨好机会。

他一脚刚迈上去,西装男子直接将他踹了下来:“让刚刚的小神医上车!”

“都一样的!”

“如果你不想让你家医院关门,你可以再多一句废话!”

西装男子面色阴寒的说道。

牛洪瘪了瘪嘴,把陈阳拉了过来,一脸贱兮兮的笑道:“小兄弟,记得一会儿替我还有我父亲说几句好话。”

……

通往天龙市幸康医院的路上。

西装男子看了看陈阳:“你似乎并不是幸康医院的医生。”

“没错,刚从外地回来!”

“而且我还觉着,你与牛家父子并不是朋友关系,相反,我在你的眼神中,看到了杀意!”

陈阳抬头:“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吗?”

“什么?”

“最讨厌别人一副把我什么都看透的样子!”

“小伙子,他没有恶意的。”

就在这时,齐老睁开了略显惺忪的眸子。

“齐老,您怎么样了?”西装男子紧张的问道。

齐老摇了摇头,在西装男子的搀扶下,靠在了一旁,对陈阳笑道:“老夫齐天鹤!”

“陈阳!”

“注意点你的态度!”西装男子侧目怒视。

“好了。”

齐天鹤冲西装男子摆了摆手:“陈阳小友是我的救命恩人。”

“齐老,我错了!”西装男子当即毕恭毕敬的起身。

齐天鹤对陈阳说道:“他看出你与牛家父子有恩怨,而你又救了我,其实他的本意,是想帮你解决掉那些恩怨。”

陈阳挑眉:“谢谢!”

“这都是小事。”齐天鹤笑道。

陈阳摇了摇头:“可是我并不需要你们的帮助。”

西装男子皱起眉头,他真的很想指着陈阳的鼻子说自不量力。

不知道多少人求着齐老帮忙,都无法达到目的,你竟然想都不想就拒绝。

就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年轻,还想斗过牛家父子?

他们可以瞧不起牛家父子,但是在天龙市,牛家父子还是很有牌面的。

齐天鹤笑了笑:“也罢。”

“刚刚我迷迷糊糊的时候听你说,我还需要针灸和吃药?”

“没错。你的伤一两天不可能完全好。”

“可否留一个你的联系方式,我平日里事情比较多,恐怕无法在医院待太久。”

陈阳想了想,拿出纸笔将手机号码写了下来。

这时,车子稳稳的停下。

齐天鹤朝着外面看了一眼,露出愤怒的神色:“谁让他们搞这么大阵仗的!”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