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书架
  • 登录

第四百三十四章 韩雨熏的倔强

  • 作者:北冥听涛
  • 类别:都市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11-28
  • 本章字数:2673

韩爱国一边训斥着韩雨熏,一边上下打量着刘越,似乎这句话并不是说给韩雨熏听的,而是给刘越听的。

刘越自然是注意到了韩爱国挑衅的目光,顿时便是有些不爽了。

刘越的脾气很明显,人敬我一尺,我敬人一丈,你不得罪我,我也不会主动找麻烦,此时韩爱国一而再,再而三的贬低自己,叔叔能忍,婶婶都不能忍!

“呵呵,韩家是什么地位?很厉害吗?找你这么说,你韩家就能够高人一等了?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当年韩老爷子只是一个放羊的泥腿子吧!”

刘越此话一出,整个大厅都寂静一片,韩家的三兄弟脸色唰唰变化。

燕京七大家族,可不是浪得虚名的,虽然只是挂着燕京的,但是燕京是什么地方,皇城啊!能够成为整个皇城顶尖的存在,放眼整个华夏,也没有几个能够与之匹敌的。

而韩老爷子呢?更是华夏的传奇人物,哼一口气都能够让军界颤抖的存在,可是现在呢?竟然被人说成泥腿子!

“怎么,难道我说的不对吗?韩家能有今天,是靠你们吗?不是!是韩老爷子当年一刀一枪用鲜血换回来的!要不是因为他,你以为你们现在还有这种高高在上的自豪感吗!”

刘越没有丝毫的留情,哪怕眼前的三个人年纪上都算作他的长辈,可是对于好的长辈,刘越绝对的尊重,但是对于那些给脸不要脸的,刘越从来不会给予什么好脸色。

韩家,能有今天,谁都知道,是因为韩老爷子。而你们几个儿子有什么用?若不是因为韩老先前闯荡出的威名,凭你们的本事能够爬到这一步?以为自己在京城住个几十年,就得意忘形的自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?

“放肆!”

哪怕如今韩爱国的养气功夫已经很不错了,可是听到刘越的话后,还是忍不住大怒。

韩老爷子是什么样的人,可是今天却被这么一个毛头小子,这让韩爱国根本忍不了!

“放肆?呵呵,你说的还真是好听。怎么被人戳穿了伤疤,忍不了了?你们诺心自问下,整个韩家,有几个人是真正在乎韩老爷子的死活的?你们真正在乎的是韩老爷子这个名号!要是韩老爷子没了,韩家是否还有今日的辉煌?”

“亏了雨熏的心里始终惦记着韩老爷子的安慰,在金陵一而再,再而三的请求我来燕京,三顾茅庐也不过如此吧。同样都是韩老爷子的后人,可是你们呢?看着你们,我都为韩老爷子而感到可悲!”

刘越冷哼着,说完,转身便是要走。

韩雨熏见状,可是着急了,刘越好不容易才答应过来帮自己看看爷爷的病情的,他的能力有多少,韩雨熏可是知道的,要是刘越都不愿意搭理的话,爷爷就彻底没有救了!想到这里,韩雨熏更加的焦急,说什么都不能够让刘越走。

她一步走上前去,拉住刘越的手臂,道:“刘越,别走,你要是走了,我爷爷就彻底没有救了!”

“我也想救,可是看你家里的意思,不让我救啊!”

刘越有些无奈地说道。

“我再想想办法,一定可以的,相信我,先不要走好不好?”

韩雨熏眼眶中噙着泪水,哀求地看着刘越说道。

“好!”

刘越什么时候看到韩雨熏这个样子,当即心有不忍,深呼吸了一口,郑重地点了点头。

“大伯,二伯,爸,你们难道就真的要眼睁睁地看着爷爷死吗!”

韩雨熏转过身去,看向一旁的韩爱国等人,用一股带有怨恨的语气呵斥道。

韩雨熏原本便是已经有些火气了,现在听到韩雨熏这么说,更是恼怒:“雨熏,这就是跟长辈说话,应该有的态度嘛!老三,看看你养的好女儿!哼!”

听到韩爱国的呵斥,韩爱家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,当即冷声地对着韩雨熏说道:“雨熏,怎么说话呢!快给你大伯二伯道歉!”

“只要你们允许刘越去给爷爷看病,我就去道歉,否则的话,不可能!”

韩雨熏在金陵可是出了名的刚正不阿难说话,被家里的大伯等人逼得小脾气瞬间就上来了。

“姐,你别这样。”

一旁,韩婉静听到韩雨熏脾气上来了,瞬间也是慌了,要知道,在整个韩家,韩爱国的地位可以说是说一不二的,无论韩家的小辈在外面如何的飞扬跋扈,可是面对家中的这位,都是夹着尾巴做人,从来不敢多说一句。现在韩雨熏竟然和韩爱国刚上了,除了开始韩婉静在心里给韩雨熏点了一万字赞后,便是一丝丝的担忧充上眉梢。

“韩雨熏,你还在这里耍什么大小姐脾气!你还有脸在这里横!你可知道,因为你,韩家的利益受到了损害!解除了与龙家的婚约,这件事情,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,出去几年,胆子大了,翅膀硬了,现在都开始威胁我们了?!”

韩爱国看到韩雨熏这样,更加是气不打一处来。

“韩家的利益?呵呵,难道为了整个韩家所谓的利益,就要牺牲掉我一辈子的幸福吗?”韩雨熏无助地冷笑道。

“不要跟我谈什么幸福,当你出生在韩家,就知道,韩家给你的不是白来的,既然你享受着韩家这个家族给你带来的一切,那么,你就有义务履行韩家的安排!”

韩爱国愤怒地拍了拍桌子,如此失态,可见此时他的心里已经愤怒到了什么样。

刘越站在一旁听着韩爱国与韩雨熏的“战斗”,虽然,他不喜欢韩爱国,但是韩爱国说的话,并不是没有道理。

出生在豪门大家族,在享受家族带来的一系列的好处的时候,也必须付出一些,比如说爱情,比如说婚姻。

有得,才有舍,有舍才有得,要不然,只享受而不付出,世间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?

“雨熏,你胡闹什么!快!给你大伯道歉!”

韩爱家走出来,对着韩雨熏说道,他担心韩雨熏脾气上来了,真的不顾一切做出什么恐.怖的事情。当初就是因为逼迫她与龙武结婚,结果呢?一怒之下离开燕京,跑到了金陵去当刑侦队长,长长冲在第一线,让他们整天提心吊胆的。

“爸!你别劝了!你知道的,我下定主意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!而且,你真的这么狠心看着爷爷......”说道这里,韩雨熏说不下去了,几度哽咽。

“哎!雨熏,我知道你和爷爷感情好,可是我们真的已经尽力了。请了好些个国医圣手都没有办法,他年纪这么轻,又有什么办法呢?听爸的话,别闹了,赶紧给你大伯道歉去。”

“我不!”

韩雨熏就是倔强,不肯低头!

眼看着韩雨熏与韩家的三兄弟陷入了僵局,刘越这个事外人站在这里也是略显得有些尴尬,他咧了咧嘴,尴尬地问道:“雨熏,要不我先走?”

这些都是韩家的家事,他一个外人站在这里看着人家商量家事,感觉还是挺怪的。

所以他决定自己先暂时离开,回酒店去,等韩家各个人之间的关系稍微缓和了下后,再让韩雨熏去做通他们的工作,给韩老爷子看病。

韩雨熏看到刘越,心里也想清楚,的确,以目前的情况,刘越待在这里确实不怎么好,于是也不强求,道:“行,那你先去酒店吧,等这里处理好了,我再给你打电话,不好意思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刘越点了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