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书架
  • 登录

第四百三十三章 进入韩家

  • 作者:北冥听涛
  • 类别:都市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11-28
  • 本章字数:3006

从燕京机场到韩家,差不多花了将近一个小时左右。

一个小时后,刘越一行人的车停在了韩家老宅的门口。

“小妹,今天谁在家?”

韩雨熏想到了什么,看着韩婉静问道。

“最近爷爷状况不好,自从什么名医来了以后,说他也没有办法后,所有人都着急了,就连我爸都赶回来了。”

“嗯,原来都在。”

韩雨熏点了点头,她原本以为家中顶多就是大伯和自己的父亲,现在连自己的二伯都回来了,要想带着刘越去给爷爷治病,怕是要经过他们的同意了。

自己的父亲还好说,二伯有韩婉静在,也容易说一点,可是自己那个位高权重,不怒自威的大伯呢?他会同意吗?

韩雨熏心中忐忑着,烦琐着。

刘越跟随着韩雨熏和韩婉静从车上走了下来,抬头,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枚黑底金字的牌匾,上面写着“韩家”二字,笔走龙蛇,苍劲十足,尤其是尾锋处,带着一股举世无双的霸气!

刘越看着这两个字,心中惊讶,能够写出这样字的人,必然是有大魄力的人物。

可是,当刘越的目光逐渐看向牌匾下的题名小字的时候,顿时眼睛便是瞪的老大,心中惊骇万分!原来,这个牌匾的书写人竟然是太祖!

太祖是什么样的人?开国的伟人啊!难怪字体之中彰显出举世无双的霸气!

似乎是注意到了刘越的目光,韩雨熏解释道:“这是太祖亲自为韩家所写,整个燕京只有三块,韩家一块,龙家一块,还有一块便是刘家!”

韩家,龙家和刘家?卧槽?连自己家都有一枚?刘越没有想到燕京刘家竟然也能够得到太祖的亲笔提名,要知道,太祖的这个牌匾,无论什么时候,便是有如古代帝王的尚方宝剑一般,无论这三个家族怎么样了,都没有人敢对其赶尽杀绝!

而且,若是这块牌匾现在拿出去拍卖的话,恐怕会价值连城!当然,也不会有哪个不肖子孙拿去拍卖,这代表着什么,谁都清楚,这简直就是相当于宋朝的丹书铁券啊!

“我们进去吧!刘越,里面请!”

韩雨熏对着刘越说道。

“好!”

刘越点了点头,便是在韩雨熏和韩婉静的带领下走了进去。

韩家的前面是一座四合院,四面八方,古色古香,看样子算是有些年代了,根据韩婉静的介绍,韩家这里,以前是清朝一个王爷的府邸,后来时代进步了,老爷子也是个怀旧的人,便是在府邸的基础上,又在后面建造了一些现代的别墅,不过老爷子他还是喜欢在这个四合院里居住,他总说在这里有当年的感觉。

在韩雨熏的带领下,三人通过重重警卫,来到了老宅的大厅里面,当他们走进大厅的时候,赫然发现,大伯韩爱国,二伯韩爱军,以及自己的父亲韩爱家都在大厅里面。

看到韩雨熏回来了,韩家家主韩爱国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道:“雨熏回来了啊。”

“大伯,二伯,爸。”韩雨熏点了点头,然后依次给长辈们打招呼道。

“雨熏,我听说在回来的航班上出了点事情?都解决了?”

韩爱国看着韩雨熏,关心地问道。

“谢谢大伯的关心,一些小事,已经解决了。”

对于韩爱国会知道,韩雨熏并没有什么意外,因为调动燕京市局局长,身为家主的韩爱国不可能不知道,所以韩雨熏也不想隐瞒什么,这又不是什么大事,再说了,她本来就是个警察。

听到韩雨熏说没事,韩爱国满意地点了点头,然后才将目光注意到了一旁的刘越身上,脸上笑容收敛了几分,一种上位者不怒自威的气势释放出来,问道:“雨熏,这位是你朋友?”

“嗯,他叫刘越,医学世家出身。”

韩雨熏没有敢将刘越真正做的事情告诉自己的大伯,要是说刘越在天龙集团做保镖,恐怕刚提出来,刘越就有可能被轰出去了。

“医学世家?”

听到这四个字后,韩家三兄弟都不由自主好奇地向刘越投去了目光,上下打量着他。

此时,韩爱家的眼神之中一抹异样的神色一闪而过,他似乎想到了先前韩雨熏给自己提到的神医,莫非他就是那个神医,可是他才几岁?二十来岁吧,医术能够高到哪里?简直是在胡闹啊!

“对!刘越从小便是熟读各种医术,医术超绝,行医这么多年以来,还没有他治不了的病!”

韩雨熏此时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个大忽悠,为了能够让家里人允许刘越给爷爷治病,她是昧着良心可劲地在那里夸刘越,若不是刘越经常被人这么夸着心理素质高了很多,恐怕早就不好意思地脸红了。

虽然哥是很优秀,虽然哥治病基本就没有治不了的病,可是你也不能这么夸自己吧。

“雨熏,他出身于那个医学世家?”

韩爱国打断了夸夸其谈的韩雨熏,问道。

“这个......”

韩雨熏没有想到自己的大伯会突然这么一问,反倒是愣在了原地,眼睛看了眼刘越,似乎想要他给自己答案,可是刘越也表示无奈,因为出身医学世家又不是他自己说的,大姐,是你自己编的,让我怎么说、

“中医刘家!”

看到刘越无奈,韩雨熏也知道指望刘越怕是不可能了,急中生智,脱口而出道。

“中医刘家?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?咱们燕京有这么一个中医世家吗?”

韩爱国能够成为韩家的家主,自然能力也是超群,否则的话,仅凭着韩家的势力,还不足以让他身居如此高位,就在韩雨熏愣住的那一刹那,他便是知道了,所谓的中医刘家,只不过是自己这个侄女现编的谎话罢了。

“不是燕京,而是在金陵。”

韩雨熏脸红了红,接着说道。

“莫非在金陵很有名?可是我也没听过啊!”

韩爱国穷追不舍地问道。

一时间顿时便是让韩雨熏哑口无言。

“好了,雨熏,虽然说中医刘家,我们没有听说过,但是你也知道如今你爷爷的状况,他的病情等不及了,你带这么一位小兄弟来给老爷子看病,能不能看还两说,可是现在社会上的骗子不少,什么大师的事情层出不穷,远的不说,就之前,咱们燕京的那个什么大师王林,你看看他,什么下场?那么多的明星,官员与之交好,可是呢,还不是骗人的?被揭穿了以后大家都是痛打落水狗啊!”

韩雨熏的二伯适当地提醒了下说道。

“二伯,刘越是真的医术很好,不是那种所谓的大师,他是有真才实学的!”

韩雨熏如何听不出自己二伯的话外之音,就是说刘越欺骗自己无知,来沽名钓誉了。

“不行,你爷爷是什么身份,岂能让这种来历不明的江湖骗子看?万一出点事,我们谁都担待不起!”韩爱国冷声地拒绝,此时说话没有丝毫的客气,言语中更是透露着不容反抗。

韩雨熏的二伯和父亲也是纷纷点头附和,虽然说他们都处在很是客观的角度判断,但是要被医治的人是他们的父亲,不是实验室里的小白鼠,容不得半点的差错!

“爸,我你还不知道吗?没有把握我会如此莽撞吗!”韩雨熏看向自己的父亲韩爱家求援道。

“雨熏,我知道你关心你爷爷的身体,可是现在你爷爷的状况真的不好,很多名医圣手都说你爷爷快要撑不下去了,现在真的经不起折腾了。”韩爱家谈了一口气,摇了摇头说道。

“雨熏,你大伯说的很有道理,二伯也觉得这件事还是再考虑吧,既然你的朋友来燕京了,你就带他好好的游玩下,老爷子的事情就不麻烦他了。”

韩雨熏的二伯韩爱军相比于韩爱国说话更加的客气一点。

“二伯!”

韩雨熏还想再争取下。

“雨熏,跟人交往,一定要知道对方是什么人!你了解他吗?你对他知根知底吗?现在的社会,人心险恶,我们韩家树大招风,很多人都想来攀高枝,你得擦亮眼睛看清才行!而且我们韩家怎么说都是燕京七大家族之一,地位超然,岂是什么人都能够接触的!这一点,你要注意!这里是韩家,不是你的金陵市局!”

韩爱国见韩雨熏柴米不进,顿时失去了耐心,冷声地说道。